獨立駭客的堅持:Endcarwl.com,我與共同創辦人的關係是場哲學聯盟

| |

這是一篇關於「藝文魂」跟「科技宅」交織碰撞的獨立駭客故事。

主角是《 Endcrawl.com 》的兩位創辦人:John Eremic ,暱稱 Pliny,大學時修聖經研究( Biblical Studies)、之後專攻電影後製,是位身兼前端工程師角色的電影人; Alan Grow 本身也是位藝術人,同時也是個每換工作就擁有多重駭客身份的全端開發者,從「音樂駭客」、「影音駭客」到「燈光駭客」無所不包。

兩人是舊識,常抱怨電影後製種種不夠自動化、不夠人性化的混沌狀態,其中又屬「片尾名單」在製作上受技術限制,是個費工的麻煩事。於是 2012 年某場派對上,兩人藉著幾杯雞尾酒下肚後的酒精催化,認真討論起要怎麼把 Endcrawl 這個軟體服務生出來。

電影人痛點:等到天荒地老的「渲染」

Endcrawl.com 是「片尾名單」生成器,製作團隊只要 Endcrawl.com 的平台上,就可以直接進行編輯、排版跟修正。但該軟體真正強大的功能是它的雲端渲染( Cloud rendering)技術,可以以 60 分鐘的速度處理 4K 超高解析度的影像、半小時解決 2K 高清影像。

相較於電影畫面中各種豐富的色彩、動作跟光影等元素,「片尾名單」通常只涉及單一顏色的背景底圖(黑色的底)、配樂跟字幕,已是相對單純。但是,每一次的校正修改 — — 例如打錯演員名字 — — 就必須要重跑一次「渲染」( render);而過去跑一次渲染,都會花上數小時甚至一整天的時間。

雲端渲染的優點不只在於能快速處理高畫質影像,由於所有檔案儲存在雲端上,也避免了以往編輯器常跑到一半記憶體不夠的窘況。同時,Endcrawl 可在一般網頁瀏覽器上輕鬆打開操作,後製人員不用再被綁死於工作檯旁。

但真正讓人驚艷的並不是 Endcrawl.com 產品本身,而是它的創辦人們:Pliny 跟 Alan。

圖/Moonlight 官網

身為「獨立開發者」的「獨立風格」

Endcrawl.com 是個開源專案,且不像我們常見新創團隊的產品會登上 《 Product Hunt 》或在 《 Reddit 》進行宣傳,它完全是個屬於電影人的圈內產品,在圈內發酵、靠口碑宣傳。從 2012 年上線至今已服務過超過 1,000 多部獨立電影,其中最為眾人所知的就是 2017 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月光下的藍色男孩》( Moonlight )。

為了保持獨立性,同時也是為了更妥善的分配資源以不被外資侵蝕,兩人堅持只找獨立電影,不攀附大客戶( 指的是大的好萊塢製片、媒體巨獸 ),刻意與好萊塢常見的「找大戶、釣大魚」風氣背道而馳。

兩位共同創辦人強烈的個人特色,反應在很多細節上,例如:

  • 從 Endcrawl.com 延伸出來的部落格《 The End Run 》
  • 兩位共同創辦人的「哲學關係」
  • 在他們默契薰陶下建構的「書寫文化」

創業都應該要有自己的部落格嗎?

讓我們先從 The End Run 談起。

《The End Run》 的首頁說明了它的身世背景:它是 Endcrawl.com 的出版品;總編輯是 Pliny 本人,在這裏 Alan 是缺席的,但還有兩位編輯人員。

建立部落格是創業圈常見的一種手法。就像 Fog Creek Software 共同創辦人約耳・史波斯基( Joel Spolsky )經營的《 Joel on Software 》一樣,被譽為軟體公司創業的策略典範。他在被詢問給所有不願接受外來投資創業的開發人員行銷建議時,就曾建議大家建立部落格、讓讀者從這邊發現你的產品。

但在資訊如此爆炸又破碎的時代,人人都建部落格,如果不能有更深刻的個人風格跟洞見,建立部落格難免淪為形式。

有別於許多創業者自營的部落格傾向泛談「創業經」、創業歷程、產品如何生出來的、又是如何推出去的,《 The End Run 》 感覺更像是電影產業趨勢的觀察網站,不僅聚焦在自己的守備範圍,還能將「電影技術」、「電影產業」、「科技趨勢」、「軟體開發」自然融合。

《 The End Run 》會教製片團隊如何讓自己的名字出現在「片尾名單」上,也會深入探討電影產業是如何抗拒「破壞式創新」的侵襲,以至於至今未被軟體吃掉;但它不談市面上常見的老議題。例如:如何創業、如何創新(如果想知道他們具體怎麼做的,可以參考這篇。)

共同創辦人之間的關係,也是門學問

儘管在 《 The End Run 》裡不見另一位共同創辦人 Alan 的身影,但我們可以從他們對彼此關係的認知跟描繪中體察到共同創辦人關係的重要性。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形容你跟創業夥伴的關係?以下是他們的描述,非常抽象:

「 我們之間的關係,像是一種哲學性的聯盟;而我們的產品,只是這個關係底下衍生的副產品。」

隨便上網用中文 Google 一下,會發現一個現象:談論到創辦人與共同創辦人的關係時,網路上充斥著教你如何「選擇」共同創辦人,但卻沒有教你該如何「經營關係」。「經營關係」是兩人在提及共同創辦人關係時第一個提及的要件:

「共同創辦人的關係就像任何與人的關係一樣,你必須經營它。公司的成敗取決於這份關係的健康程度。」

為了經營關係,兩位共同創辦人建立了幾套非常有意思的制度與習慣,除了常見的「站立會議」( Stand-up meeting ),還包含:

  • Office Hour :雙方共同工作的時段
  • 給 Code Review 及其他需要給予回饋的事項訂定明確時間表
  • 思辨時段( Reasoning session ):雙方可就無關工作的議題(如政治、人生方向等)進行討論

第三項是最為特別的,做這些不只是讓共同創辦人彼此密切交流,同時也是讓創業者維持高度的「銳利度」。不管是產品之於市場、生活之於人生,還是人生之於這世界,創業者都能更清楚理解自己的定位,而且彼此熟悉。

分散式工作文化需要強大的「書寫文化」

此外,由於兩位共同創辦人座落在美國兩端的不同時區內,各自有正職工作,分散式的遠端工作文化讓擁有順暢的溝通方式變得相當重要 ——「書寫文化」,於是成為他們相當看重的默契。

所謂的書寫文化廣義來說是溝通模式,但可拆解成不同的形式,例如供內部人員追蹤的文件、文案指南、速記、對客戶統一的回應風格,或甚至是在 GitHub 上進行 Pull Request。其中,文案指南(也可說是某種書寫風格)的經典體現可以從他們的受訪文章中一窺究竟。

文中,他們善用各種編輯格式來解構問題、回答問題,除了提升了文章的易讀性,也可看得出他們理清思路的軌跡。我自己在看這篇訪問時從頭到尾嘖嘖稱奇,對整篇訪談裡他們給予的回應的紮實度感到佩服,底下讀者更是殷殷期盼他們出書。如果一個書寫文化默契的建立能帶出這麼多心得產出跟資源,何樂而不為?

獨立開發者因為不仰賴創投或外部投資,常被視為擁有某種堅持、個人特色跟理想的一群創業家。而 Endcrawl.com 的案例確實也完美體現了這個說法。自 2012 年營運至今每月能創造 20,000 美元的營收。 Endcrawl.com 僅是 Pliny 跟 Alan 的副業,兩人並不靠此維生,但這項副業能夠協助他們的生活達成一定程度的「經濟獨立」,也一直是他們當獨立開發者所追求的一種自由。

而剩下的,就是能夠照著自己的價值去營運 Endcrawl.com 的自由,以及為自己所活的自由了。

▋參考資料:


.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 - 非商業性 - 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釋出
Previous

WriteMapper:一個因為創辦人窮怕了而問世的軟體

從小習慣到大事業,每天一道練習題,一步步解鎖人生:Daily Coding Problem

Next

發佈留言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