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掀起直播熱潮,Meerkat、Houseparty 等爆紅 app 背後推手 Ben Rubin

| |

2020 年爆發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的疫情,許多公司團體實行遠距工作,會議視訊軟體 Zoom 用戶相較於 2019 年成長了 21%,除了視訊軟體使用人數增加之外,一款提供多對多人的視訊社交軟體「Houseparty」也受到注目,據共同創辦人 Sima Sistani 向《Bloomberg》透露,Houseparty 在疫情期間一個月成長了 70 倍。

Houseparty 背後開發商是來自以色列的新創 Life on Air(2019 年被 Epic Games 收購),曾在 2015 年推出直播服務 Meerkat 並在 SXSW 音樂節上獲得大量關注,下載數達到兩百萬,Meerkat 在問世七天就獲得 Greylock Partners 的 Josh Elman 1,200 萬美元投資,但背後推手 Ben Rubin 卻在 Meerkat 推出六個月後,決定轉型成 Houseparty。Ben Rubin 原先希望成為一位建築師,大學時就讀建築相關科系,但在大學三年級時接觸到 Instagram,啟發了他認為 app 也能成為一種空間,於是 Ben Rubin 在 2013 年推出第一個 app 後不斷更新產品方向,7 年內共嘗試 3 次 app 的轉型,希望透過直播、社交、app 等元素能構築他心目中理想的空間。

推出第一個產品:Yevvo 讓人可以在 Twitter 上一鍵分享直播連結

在推出 Meerkat、Houseparty 之前, 2013 年時 Ben Rubin 推出了讓人可以一鍵分享直播連結在 Twitter 上的服務「Yevvo」,主打功能 Flashbacks 讓使用者在直播時,輕觸螢幕就可以螢幕截圖,並讓加入觀看的人能在底下留言。

曾經有位 Yevvo 使用者在 Lady Gaga 的演唱會上直播,短時間內有大量的人不斷 retweet、加入直播間,這讓 Ben Rubin 第一次見識到直播的威力,但大部分 Yevvo 使用者只是用來在 Twitter 上宣傳自己的直播,Ben Rubin 不斷思考如何人們如何透過直播、視訊經營真實的朋友圈, 因此 2015 年時轉型成邀請制的直播 app「AIR」,使用者需要透過邀請碼才能加入朋友到群組,當使用者在 AIR 上直播時,系統會通知群組內的朋友。

Ben Rubin 在一次採訪中提到建築師背景讓他重新思考空間的概念,他說最酷的建築是活的,「App」就像是一棟建築一樣,需要跟使用者共存的有機體,他定義建築是一個「讓人們同時同步產生互動的場所」,而他要用這個概念打造一款 app。

從第一款直播 app Yevvo 後,Ben Rubin 跟團隊在內部不斷孵育新的產品,除了簡化 app 流程,也聚焦概念在讓線下的真實關係也能在線上發生,公司另一位創辦人 Itai Danino 有天提議希望讓人在 Twitter 推「生活影片」,因此催生出 Meerkat 的計畫,雖然當時 AIR 是公司主打的服務,但 Ben Rubin 跟 Itai Danino 希望能上架 Meerkat 以取代原本的 AIR。

爆紅後卻敵不過 Twitter 的平台優勢

在 2015 年時,Live on Air 公司正式決定推出 Meerkat,Meerkat 的功能跟 Yevvo 有點類似,同樣可以讓使用者在 Twitter 上直播,但多了可以直播預排的功能,Ben Rubin 及團隊也在 Product Hunt 上推廣 Meerkat 當天就有 1 萬 5 千人下載使用,但在 Meerkat 問世前兩個月,Twitter 已經默默收購了直播平台 Periscope,甚至在 3 月時禁止 Meerkat 使用 social graph 服務。原本 Meerkat 使用者登錄後就同時連結 Twitter 帳號的社群資料,還能一鍵分享直播讓 follower 加入,禁令一出後,Meerkat 使用者需要另外為直播影片製作新的連結,大大降低擴散的效果。而且在當時 Meerkat 也不只面臨 Twitter 威脅,當時 Facebook 也推出 Live 直播功能,市場越來越激烈,但 Meerkat 在 2015 年的 SXSW 音樂節上卻獲得大量關注,因為許多人參與活動時也使用 Meerkat 直播盛況,知名脫口秀主持人 Jimmy Fallon 也宣佈在聖派翠克節上用 Meerkat 直播。

Meerkat 的熱潮在音樂節結束後趨於平緩,Ben Rubin 也意識到了 Meerkat 的問題,他在一次採訪中提到,其實在 2015 年推出 Meerkat 六個月後就決定要讓產品轉型,因為他發現使用者並不會每天用 Meerkat 直播,大部分的人用了一兩次後就對 app 失去興趣,人們對直播的熱情很快就會消退,他提到像 Facebook Live、Twitter 的 Periscope 也不像剛開始那樣受歡迎,另外,直播並沒有辦法讓人建立真實的連結,這也跟 Ben Rubin 跟團隊當初開發的概念不同。

從 Yevvo 到最後演化階段:Houseparty

雖然 Ben Rubin 經歷 2 次產品轉型,看到產品的銷售曲線像是坐雲霄飛車一樣,但這個過程中他發現最好的行銷策略就是讓人口耳相傳,打開產品的知名度。他希望將 Meerkat 一對多的直播方式變成「家庭派對(House Party)」那樣,更符合現代人的社交方式。Houseparty 讓使用者開多個派對「房間」,每個房間可以容納最多八人同時視訊,使用者可以同時在不同房間中切換聊天,但 Houseparty 需要透過邀請碼才能加入,Houseparty 內有許多多人互動的小遊戲,譬如猜謎遊戲 Heads UP、Trivia、Quick Draw 等,讓視訊就像是在辦派對一樣有趣。

Houseparty 在 2016 年推出後 7 天就獲得紅杉投資 5,000 萬美元投資,但之後卻遇到成長的停滯期。2019 年Ben Rubin 跟團隊決定將公司賣給 Epic Games,直到 2020 年時爆發疫情,許多人被迫在家隔離,人們減少出外社交的機會,Houseparty 下載數又出現突破性的成長,攀升到美國 Apple Store 排行榜第一名,及 Google Play Store 的第三名,在一個月內就新增了 5,000 萬名使用者,Houseparty 也趁勢針對增加付費功能,app 的使用者也持續穩定成長。

Ben Rubin 曾在一次採訪中提到,Houseparty 是世界上最大的房間之一,因為它有許多房間、人跟人在這裡遇見彼此,人在這裡陷入戀愛又結束一段感情,而人們每天又花了大量的時間在這上面,Houseparty 提供的功能我們現在住的實體建築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現在 Ben Rubin 跟前 Skype 資深工程師 Brian Meek 正在開發一項神秘的通訊軟體 /talk,強調同步即時通訊,希望產品能解決多而分散的會議,減少開會次數,/talk 仍然需要邀請碼才能使用,結束 Houseparty 後的 Ben Rubin 看起來仍停不下來,不斷在思考下個世代需要什麼服務,經歷過 4 個視訊直播軟體的開發歷程的 Ben Rubin,讓人期待他將如何透過這項新的服務 /talk 實踐他未來建築的想像。

參考資料

The Insider Story of Houseparty

Full transcript: Houseparty’s Ben Rubin on Recode Media

Meerkat was the darling of SXSW in 2015. Here’s why it pivoted three months later and became Houseparty.

The Life of the Party: Houseparty Founders Ben Rubin and Sima Sistani on Building the Internet’s Living Room

(文章代表圖:Christopher Michel on flickr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 - 非商業性 - 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釋出
Previous

《星箭廣播》66 集——阻止心中那頭想要上網的野獸!

科技創業週報 #242:從工程師轉任管理職,我所學到的幾件事

Next

發表留言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