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創業週報 #276:輪流被技術債壓垮的兩大 NBA 電玩

| |

哈囉各位讀者:

不知道你工作或生活中有沒有需要常常輸入一樣的內容?Text Blaze 這個 chrome extension 讓你自訂任何文字段落的快捷鍵,包括純文字、動態日期、各種語法和公式⋯⋯節省很多重複輸入、查找再複製貼上的時間,也能避免有些欄位沒修改到而出錯,非常方便(而且是免費的~)Text Blaze 由兩個前 Google 工程師創立,也入選 Y Combinator W21 期,我目前的使用體驗很不錯,推薦給你👍

by Julie
.
[Podcast] 星箭廣播 EP98 | 我們把 Chrome 刪掉了

你平常都用哪個瀏覽器呢?Chrome?Edge?Firefox?還是 Safari?本集《星箭廣播》Julie 要跟大家聊聊她最近愛用的一款新瀏覽器,而 Titan 想要跟大家分享一個他最近聽 podcast 學到的電腦/iPhone 使用方法。

如果你曾經換過瀏覽器,當初「跳槽」的原因是什麼?前陣子 Julie 因為開發者 Loren Brichter 發起的「Chrome is Bad」(這件事有爭議)而刪掉 Chrome 改用微軟推出的 Edge,但隨後她發現了一個在設計上別出心裁的瀏覽器「Sidekick」,不但速度快,而且可以繼續用 Chrome 的擴充套件!
我不是故意裝忙,只想好好工作!「勿擾模式」工具能奪回時間主控權嗎?

想好好工作,電話、會議、訊息們卻窮追不捨,結果就是加班才有時間做事😑 現在還有很多企業導入辦公室自動化(office automation)管理系統,除了用影像辨識你的工作狀態,還可以監測心率、呼吸、坐姿、疲勞度等數據,去廁所的時間更被以秒計時、和績效掛鉤。

Look Busy 會讓你的工作行事曆填上煞有其事的安排,保護一天不被切得支離破碎;或可以選擇能由系統安排的會議,Clockwise 會幫你動態調整行程、騰出「勿擾時段」。雖然員工們苦於沒有完整的專注時間好好做事而想盡辦法,但同時公司也投入各種追蹤服務的懷抱……你的時間,還會是你的時間嗎?
[英] 跟貝佐斯和佐克伯共事後,我發現他們的像與不像

Dan Rose 在投資 OpenDoor、Airtable 和 Figma 等新創的事業之前,其實見證過兩家科技巨頭的關鍵發展期:他 1999~2006年在 Amazon 協助 Kindle 的誕生;同年換到 FaceBook 後擔任副總裁長達 13 年。和 Jeff Bezos 以及 Mark Zuckerberg 共事的過程中,他發現這兩位創辦人有點像,又不太像。

兩人首先都是以產品為中心的 CEO、都不耽溺於成功、很有幽默感(雖然風格差很多啦)、熱愛閱讀、會問超多問題⋯⋯但他們建立的企業風格迥異,這也反映出兩人個性和價值觀的差異。創辦一家公司所需的技能,和成為一家大型企業的 CEO 有著天壤之別——Dan Rose 從 Jeff Bezos 和 Mark Zuckerberg 身上得到很深刻的印證。這也是他們在願景和執行之間取得平衡的領導學。如果有機會,你想跟誰一起工作呢?
[英] 給開源專案的維護者:我推薦安排 office hour

作者 Simon Willison 去年底嘗試為自己的開源專案開設辦公時間(office hour),幫助他決定接下來要怎麼做。他利用約時間的線上工具 Calendly,開放任何人在每週五預約 25 分鐘跟他討論這個專案。目前已進行過 35 次,預約者來自冰島、新加坡、保加利亞等地。結果就是他希望自己能早點採取這個做法,也鼓勵更多開發者跟進。

因為開源的挑戰之一是缺乏回饋。像在新創圈,我們常聽到要多和你的使用者和潛在顧客交流,這同樣適用於開源專案。尤其受疫情影響,Simon Willison 發現大家真的很想和他聊聊,而比起呼籲大家回饋意見,開設 office hour 能降低雙向交流的摩擦力。他進一步分享實際上怎麼進行、時間的安排;以及如果以此為契機,也有機會能幫收入「開源」。
[英] 如何在 Stack Overflow 上問好問題?

如何在 Stack Overflow 上問好問題,看 Jon Skeet 的分享應該算是非常有說服力了~ Jon Skeet 稱得上是開發者圈的傳奇人物——他是 Stack Overflow 最活躍使用者之一, reputation 在十年內破 100 萬,累計回答超過三萬個問題!至今仍持續經營技術部落格的他也出過好幾本書談 C#,同時還是一位 Google 軟體工程師。

Jon Skeet 除了分享黃金準則:想像你自己就是回答問題的人,更談到一個好問題的細節組成,以及如何幫助你更快吸引到優質的答覆。像「標題」就很關鍵,“Why doesn’t this work?”、“Please help”這種沒意義的寫法就是大忌。另外許多人都陷入一種盲區——只著眼於眼前的「小目標」而不提背後要解決的最大問題,所以他提醒大家要明確描述情境、盡量提供程式碼的 sample 和相關數據等等。最後,Jon Skeet 也有建議母語非英文的使用者一些實用技巧哦。
[中] Vanessa Wang/寫 code 與寫作的相似處

讀者們平時也有寫作習慣嗎?(或是都在寫 code🤓 ) 作者 Vanessa 曾在美國馬里蘭大學教 technical writing,她跟學生說寫作要盡可能達到 “simple”,不要寫又臭又長的句子,就碰到有學生反駁:「為什麼要寫 “simple” 的句子?是設定讀者是白癡,所以故意用很簡單的詞彙、句型,怕他們看不懂嗎?」 Vanessa 後來發現用 “simple” 這個字確實容易引起誤會。為什麼這樣說呢?

Vanessa 為土木系、小說創作雙碩士,曾擔任 technical writer,後來自學轉職當軟體工程師,也是業餘作家。除了談到她眼中「程式語言」與「人類語言」的差異,她觀察寫文章和寫 code 存在很多相通的道理,但有個地方很不同,是自己仍然在習慣和學習的⋯⋯。
[中] 矽谷奶爸老喬 /數位產品經理的一天 — 以美國大型證券商交易網站為例

數位產品經理是一天到底做哪些事、又是怎麼完成繁雜的任務?本文作者在美國大型證券商擔任產品經理,他記錄下自己擔任 PM 的實際工作內容以及時間安排,從早晨 7 點半開始就開始周旋於跨部門溝通以及各式各樣的文件資料之間,要隨時撿球、還得跟團隊成員搏感情,一天下來緊湊精實、但又井然有序。

本文很適合好奇產品經理究竟在做哪些事情、以及技能到底如何實際發揮的讀者閱讀,已經是產品經理的讀者,也能作為參照(編輯就發現了分配時間的方式,以及——收發 Email 的技巧)。現在就跟隨作者的腳步一探究竟吧!
[中] Chun-Fu Chao/一個龜兔賽跑(?)的寓言

這是一篇關於技術債的文章。有玩過 NBA 電玩的人應該知道市場上兩大品牌是《NBA Live》系列與《NBA 2K》系列,本文先帶大家回顧了這兩大遊戲此消彼長的歷史,作者認為對遊戲玩家們而言這兩大遊戲的競爭就樣一場龜兔賽跑,領先久了的一方總是會偷懶,於是情勢——玩家的評價就會逆轉。

然而曾在兩大遊戲商之一任職過的作者從遊戲開發角度切入,解釋為何玩家眼中開發商的「偷懶」現象總是會反覆出現。作者告訴大家,其實兩家公司是「輪流被技術債壓垮」:當一邊的 code base 比較新,改動(修 bug、增加新功能等等)總是比較容易,從而可以勝過對手,但時間一久,原本領先的這邊也開始被技術債壓垮;那麼原本落後的一方呢?他們當然想要「砍掉重練」,只是一旦這麼做,有時候你就會遇上大麻煩⋯⋯ 最後作者也討論了一下面對這類情形,理想的狀況應該怎麼做,以及實務上會出現的困難。
.

(文章代表圖:NBA)

Previous

《星箭廣播》99 集——矽谷、創投與 19 世紀的捕鯨業

《星箭廣播》100 集——就是一個創業紀錄片的概念(ft. 林宜儒)

Next

發佈留言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