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紅綠,是我的設計超能力——Pablo Stanley 創造一個人人都能上手的插畫系統

| |

來自墨西哥的 Pablo Stanley,患有色盲讓他的設計視野更寬闊(來源:Pablo Stanley Blog)

Pablo Stanley 是在墨西哥的設計工作室任職平面設計師時,發現自己對色彩的認知原來一直跟別人不一樣。當時由他負責的傢俱大客戶宣傳素材已經送到印刷廠輸出,卻突然被喊停。監工的老闆焦急地詢問 Pablo,指著其中一張海報上的色塊對他咆哮:

「Pablo,你說說,這是什麼顏色?!」老闆問。
『橘色啊。』Pablo 理所當然地回答。
「搞什麼啊?你覺得這是橘色?What the hell,這裡所有東西都是綠色的!」老闆又好氣又好笑的回應。

回首這段經歷,Pablo 很感激老闆並未解僱他,否則可能就此斷送他從小對塗鴉創作的嗜好。當然,在往後的工作中,他需要花更多心力校正自己的「天生預設值」:反覆確認色彩是否合乎一般人對色彩的理解,有時是對照色碼表,一個數字一個數字核對,有時則直接問身旁的同事「欸,這是紫色對吧?」

儘管如此,「色盲」在 Pablo 心中並不是缺陷,而是一種身為設計師的超能力,能夠看到與眾不同的世界,其他人需要刻意訓練的換位思考,對他而言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他經常藉著趣味橫生的漫畫,傳達設計親和性(accessibility)與包容性(inclusion)的重要性與技法。同時身體力行,帶著宣教式的熱忱語調向設計與開發社群傳達:「讓你的設計更包容、更親和,實踐起來真的一點都不無聊,也並不困難,而且還會讓你的工作更有趣!」

open peeps
Open Peeps 讓使用者透過 UI 設計軟體創造千變萬化的人物畫像。(來源:Open Peeps 網站)

2020 年,Pablo 擔任設計軟體 InVision 設計主管之餘,結合他對插畫、設計系統以及推廣設計包容性的熱忱,陸續推出 Open Peeps 以及 Humaaans 兩個插畫圖庫,將人物特徵變成一個一個可以自由交換的元件。使用者透過 Figma、Sketch 等 UI 設計軟體,便能組裝出各式各樣的臉孔、身形與興趣,「插畫」不再是不可分拆的單一個體,而是能夠重複利用的靈活系統,而且人人都能快速上手。

人人都能上手的插畫系統:從 Open Peeps 到 Blush

Open Peeps 受到熱烈歡迎,告示牌、簡報、漫畫、landing page 或者使用者旅程,都能見到他們的蹤跡。2020 年,Pablo Stanley 決定擴大系統性插畫的概念,與另外兩位工程師全職創辦 Blush 平台。Blush 廣納了更多插畫家的作品,目前已有數十位創作者將他們的作品分享至平台,提供元件式的拼裝置換,落實「開放設計」的理念。

Blush 網頁應用程式,使用者直接點選物件即可組裝出富有個性的角色。(來源:Blush 網站)

相比 Open Peeps 仍需使用特定軟體才能修改,Blush 進一步開發了網頁應用程式,使用者不用額外安裝軟體,只需要透過瀏覽器,就能為插畫作品進行混搭,根據信仰、嗜好、外表特徵、文化背景等等元素,客製化各式各樣的人物,除了基本的表情、五官、膚色、姿勢,還有多種配件自由發揮,頭巾、吉他、筆電、或者助聽器等等一應俱全。整個過程就像打電動創造屬於自己的虛擬角色(avatar)一樣簡單。

此外,Blush 也提供彷彿拉霸機的「隨機」(Randomize)產生器,按下按鈕,自動混搭不同元素,產出一張一張嶄新面孔。除了展示了插畫系統彈性快速的優點,也拓寬了想像力。曾為 Square、Airbnb 建造插畫系統的 Bonnie Kate Wolf,就會透過「隨機」按鈕擴大自己的靈感庫,發現更多原本生活場域之外的人物特性,畫畫時不再被自己的偏好與習慣侷限,對於世界的認知也變得更豐富立體。

joe biden material
美國總統 Joe Biden 去年競選期間的文宣素材,即使用 Blush 的元件客製化。(來源:Blush Blog)

2020 年美國總統大選,Joe Biden 的設計創意團隊也運用了 Blush 上的插畫,快速製作網路與印刷宣傳品,大幅降低設計時間與成本,本來需要半天時間才能製作一張素材,利用 Blush 一個小時可以產出上百張圖像,而且無損品質,而且準確傳達「族群平等」的理念。

目前,Blush 上許多創作都是免費用於個人或商業計畫。如果需要 SVG 格式進行更大幅度的修改,或是印刷品等級的 PNG 格式,可以選擇月費 15 美金的訂閱方案。

從免費工具察覺「設計有價」的實驗

無論是 Open Peep 或是 Blush,都起源於 Pablo Stanley 熱愛進行個人創作,而且無償分享的心態。這樣的熱情之舉卻曾引發批評,Open Peeps 都屬免費使用,連商用也無須支付任何報酬,雖然收到海量的「你人真好」感謝信,卻也引發部分設計師批評「破壞市場行情」,讓人覺得設計不必付出任何就能唾手可得。

這樣的批評讓他感到沮喪,一來,Pablo 過去藉著開放免費資源精進設計技能的經驗,追溯複雜的圖像是如何由幾何形狀構成、色彩又是如何搭配,或者不同字體如何組合。而他抱持取之社群用之社群的心態,回饋正在起步、需要幫助,又或是任何對設計感興趣,希望透過設計更有效、更貼切地傳達訊息的人。

Pablo 希望 Blush 能夠當成開啟人們「設計之眼」的一個節點,「把這個丟進軟體玩看看吧,看你能拉出什麼樣的形狀,把它改成什麼模樣」,當一個人有了起點,能夠零負擔地進入設計領域,也許就更能理解設計價值之所在。

接受 Podcast《Design Details》專訪時,他很直率的說,「何況,免費的東西用久了,才發現怎麼大家都用一樣的東西,這時候應該就會想來點不一樣的吧!你會逐漸領悟,想要獲得更珍貴、更不同凡響的東西,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對設計包容性的天生直覺,在職場中訓練出對系統設計的概念,以及傳教士般鼓舞社群同儕的熱情,是串起 Blush 的三大元素。Blush 提供了說故事的軀殼,為這些插畫賦予靈魂的仍是使用者自己,無論是設計新手、老手,無論任何族群,都能利用 Blush 說出動人的故事。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 - 非商業性 - 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釋出

(文章首圖來源:Pablo Stanley 個人網站)

Previous

科技創業週報 #278:PM 們,你用對文件了嗎?

《星箭廣播》102 集——傳說中,工程師沒有這個網站就不會寫程式(ft. Richard)

Next

發表留言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