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志力不夠才會一直滑手機?前 Google 設計倫理學家:那不是你的錯

| |

當你的社群軟體上面有紅點時,會急著把它消掉嗎?每個一兩個小時就檢查一次手機有沒有通知,常常被碎片化的訊息打斷工作節奏,刪掉社交媒體 App 又忍不住裝回來,戒不掉科技產品的你可能不是意志力不夠的問題,前 Google 設計倫理學家(Design Ethicist)崔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認為,科技巨頭像是 Google、Apple、Facebook 的產品設計就是為了要讓使用者上癮。

前 Google 設計倫理學家(Design Ethicist)、 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 創辦人崔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圖:flickr/Collision Conf(CC BY 2.0)

蘋果跟 Google 曾經在 2018 年時分別針對旗下行動裝置提供時間管理的服務,iOS 12 推出了螢幕使用時間(Screen Time)功能,Google 則為 Android 裝置打造了 Digital Wellbeing 的 App,另一項調查指出,¹2019 年美國成年人使用行動裝置上網的時間比去年多了 20 分鐘,上網時間不減反增,Tristan Harris 認為呼籲大眾抬頭,或是遠離科技產品都不能解決網路成癮問題,他從 2016 年就推行「Time Well Spent」(暫時翻譯為「好好運用時間」)運動,希望科技公司能重新思考產品設計,讓大眾的使用行為不是被科技主導,而是有意識的使用科技。

科技並不是自由的發展

Tristan Harris 擔任 Google 的設計倫理學家時不斷在研究:科技如何在符合道德的前提下控制人的思想。(「I was a design ethicist at Google, where I studied how do you ethically steer people’s thoughts?」)2017 年時他在 TED Talks 上提到了他對科技演進的看法,²「一般我們談到科技,覺得它像是一個湛藍的天空一樣,有著無限發展的可能,但我要告訴你科技的演進不是隨機的,是朝著一個特定的方向,因為科技公司正在競相爭奪我們的注意力。」他舉例像是 YouTube 的自動播放功能,就成功地吸引了用戶花大量地時間停留在它們的網站上,他認為目前大型科技公司的產品開發、軟體設計等只想專注於如何讓更多人使用、停留時間越久越好,至於功能是否會造成使用者什麼樣負面影響,就不在它們的考量範圍內。

他在《Recode Decode》的採訪中提到,³ 引發他開始有一連串思考的,是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行為設計實驗室(the Persuasive Technology Lab )創辦人 — — B・J・福格(BJ Fogg),BJ Fogg 跟另外一位出版《鉤癮效應》(Hooked)的作者尼爾・埃亞爾(Nir Eyal)在產品設計領域都佔有極重要的地位,他們教導過的學生後來也都任職於大型科技公司 Facebook、Google,其中包含 Instagram 的共同創辦人麥克・克瑞格(Mike Krieger)他也是 Tristan Harris 的同班同學,採訪中也提到 BJ Fogg 喜歡在課堂中丟出許多問題強迫學生思考,例如大眾知道他們要什麼嗎?大眾的目標是什麼?

一份給內部的投影片成為起點

Tristan Harris 在 2013 年時擔任了 Google 產品經理,意識到科技公司握有極大的權力,卻為了搶奪使用者的注意力,不斷開發容易讓人上癮的產品,違背了他心中的產品設計倫理,因此他先是在內部發布了 141 頁的投影片《A Call to Minimize Distraction & Respect Users’ Attention》,試圖讓身邊 10 位同事意識到手上正在做的事情有著強大的影響力,不到兩天的時間他的投影片被廣傳,最後 Google 高層聽見了 Tristan Harris 的訴求,因此賦予他設計倫理學家的職位,給他更多空間改變產品開發的環境,不過 Tristan Harris 仍然覺得受到限制,因此離開 Google 成立非營利組織 Center of Human Technology,開始推動 Time Well Spent 運動,他的目的不是要使用者遠離科技產品,而是人們開始「有意識」的使用科技產品。

原本在 Google 擔任產品經理的 Tristan Harris 在內部發布 141 頁投影片《A Call to Minimize Distraction & Respect Users’ Attention》,這也成為了他的 Time Well Spent 運動起點。

Tristan Harris 認為大部分的網路使用者被限縮在既有的方式思考,很少有人主動向科技公司提出其他需求。譬如當使用者上網想要知道現在世界發生什麼事,習慣先關注 Facebook 的動態牆;想要在網路上認識一位新朋友時,可能會先使用交友軟體 Tinder,他在自己發布的一篇文章〈How Technology is Hijacking Your Mind — from a Magician and Google Design Ethicist〉中假設了一個情境,⁴當兩個人走路聊天聊到一半時,想要找一家適合的餐廳繼續,但點進 Yelp(美國餐廳點評網站)上找餐廳時,只會選擇 Yelp 上的推薦餐館,或是被雞尾酒照片吸引,結果「找個有好喝雞尾酒的餐廳」取代了原先「想找個地方好好聊天」的需求。

(編按:過去《星箭廣播》14 集〈「不科技行為」特輯 2:處理雜訊的能力〉也有談到類似的議題。)

就算你沒有上過 Yelp,類似的情況你可能也不陌生,譬如想知道透過 Facebook 查詢最近有什麼線下活動可以參加時,點進去的第一個畫面卻是五花八門的動態牆,忍不住先關注朋友貼文時你可能就忘記了原本的想法,Tristan Harris 認為這是 Facebook 為了讓大家花更多時間在上面的原因,「科技有沒有辦法提供更好的服務?」他要大家試想,如果今天 Facebook 設計是讓用戶先關注到「今晚有哪些活動可以參加?」、Twitter 的設計是讓用戶先發一則 Tweet,而不是先看到朋友的動態,會不會更符合我們原始的社交需求?

別讓科技強迫你「快下決定」

有人批評 Tristan Harris 將使用者的網路上癮問題怪罪於科技公司「就像在客訴一家餐廳把食物做得太好吃,」⁵科技公司做出吸引人的產品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Tristan Harris 認為現在的科技多是強迫我們在短時間內做出選擇,而不是問使用者「怎麼好好運用時間?」他期待未來的科技能幫助人思考,而只不是迫使人按著本能、情緒做出反應而已。

「It’s easier to fool people than to convince them that they’ve been fooled.」(比起告訴別人他被騙,騙人來得簡單許多)Tristan Harris 在自己的 Medium 上引述了馬克吐溫(Mark Twain)的名言,⁶可能也是他推行 Time Well Spent 運動的一個註解。過去他力圖改變科技產業的思維,對抗的是整個產業工程師、設計師、讓手機就像吃角子老虎機(Slot machine)一樣讓人不斷期待有什麼新事物會發生,甚至使用者一段時間沒用就渾身不自在,如今這波 Time Well Spent 運動仍持續在影響矽谷公司,如果你想知道未來的網路世界將如何變革,Tristan Harris 可能是你可以持續關注的人。


【註】

  1. Tech companies tried to help us spend less time on our phones. It didn’t work.
  2. How a handful of tech companies control billions of minds every day
  3. How technology is designed to addict us
  4. How Technology is Hijacking Your Mind — from a Magician and Google Design Ethicist
  5. Tristan Harris: Tech Is ‘Downgrading Humans.’ It’s Time to Fight Back
  6. 同【註 4】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 - 非商業性 - 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釋出
Previous

科技創業週報 #219:工程師轉職管理職的心得

《星箭廣播》44 集 ——「如何變強」特輯:工程師學習新技術

Next

發表留言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