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 Slack 收購但以失敗收場,螢幕協作服務 Screen 要捲土重來

| |

無論是經常要跟同事 Pair Programming1 的工程師、要與業主在線上討論設計圖的設計師,或者各種必須透過共享螢幕畫面討論並同步修改內容的工作者,一款兼具多人視訊、音訊會議功能與遠端螢幕協作的軟體,想當然耳會成為工作上必備的工具。但這類型的軟體因為必須同時進行螢幕擷取、視訊/語音的傳輸以及最關鍵的共享螢幕的操作,不僅需要傳輸的資料量比一般視訊會議軟體更大,使用者也對網路傳輸而產生的延遲更難以容忍。 這也是之所以強調低延遲的螢幕協作軟體 Screen.so 因為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的疫情提前在 3 月展開公開測試時,受到許多網路使用者的熱烈歡迎。

Screen.so 的螢幕協作截圖(圖片來源:Screen.so 官網)

Screen.so:低延遲的多人螢幕協作服務

Screen.so 是由連續創業家 Jahanzeb Sherwani 的兩人團隊所開發出的服務,不僅提供低延遲的多人螢幕協作功能——據稱 Screen.so 的延遲僅有 30–50ms,相較於同類型產品的 100–150ms 快上不少——也能直接在 Screen.so 中進行語音與視訊通話。若需要直接繪製圖表或像貼便利貼一樣強調重點,也能在螢幕畫面中使用內建的各色畫筆繪圖,或者利用註解的功能。Screen.so 支援 Mac、Windows、Linux、iOS 與 Android 等主流的電腦、手機作業系統,並可以用網頁瀏覽器加入會議。除此之外,也有跟 Slack 和 Google Calendar 串接,方便遠端工作者與同事安排行程。

而許多人很在乎的資安問題,因為 Screen.so 的螢幕協作服務是透過 WebRTC(Web Real-Time Communication)直接在協作裝置之間進行傳輸,無須透過服務商的伺服器。而 WebRTC 這項已納入 W3C 推薦標準,能提供視訊、語音通訊 API 的開源專案,已明文規定須使用規範資安的網路傳輸協定 DTLS 來保障使用者隱私,Jahanzeb Sherwani 也保證 Screen.so 與他們所使用的 WebRTC 服務商,都不會儲存並分析任何使用者的內容。2

Screen.so 目前提供三種收費模式:免費版的使用者僅能參與會議、每位使用者每月收費 10 美元的標準版,可以無限次舉辦並參與會議,並可透過公開的客服論壇尋求支援。若希望獲得更多支援的使用者,可以考慮採用每位使用者每月收費 20 美元的企業版,有額外提供 Slack 與電子郵件的客服支援。不過目前 Screen.so 為協助大家遠距上班,暫時將標準版的服務免費開放出來。

曾被 Slack 收購,從產品被砍掉的失敗經驗中捲土重來的 Screen.so

Screen.so 推出的消息之所以讓許多人精神為之一振,不僅是因為受疫情影響而必須遠距工作的人很需要低延遲的螢幕協作服務,更因為 Screen.so 的共同創辦人暨 CEO Jahanzeb Sherwani 其實早在 2013 年就推出過大受好評的螢幕協作工具 ScreenHero。它在開始收費的五個月之後,就突破年營收百萬美元的門檻,並在 2015 年被協作工作平台 Slack 收購。

跟 ScreenHero 一起加入 Slack 之後,Jahanzeb Sherwani 負責開發整合語音、視訊與螢幕共享的產品 Slack Call,並在 3 年後於 Slack 內推出類似 ScreenHero 螢幕互動、協作的功能。但因為實際使用這功能的用戶不多,加上其表現並不如 ScreenHero 流暢且維護成本高昂,Slack 很快地在 2019 年將此功能從 Slack 中移除。而在 2018 年就離開 Slack 的 Jahanzeb Sherwani,一得知 Slack 放棄這項功能之後,就決定重新投入螢幕協作工具的開發。但這一次,他不打算接受任何公司的投資或併購,要採取自給自足(bootstrap)的創業模式。

ScreenHero 被 Slack 收購後,於 2018 年推出的螢幕協作功能(圖片來源:Slack

Jahanzeb Sherwani 在宣布 Screen.so 正式上線的文章3裡,分享他從這次被 Slack 收購的經驗中所學到的四項教訓:首先,把兩款軟體相互整合這件事非常困難,不僅會徒增許多開發上的限制,也會提高開發的成本。接著,他提到「速度」是螢幕共享服務的核心,無論是畫面的延遲或反應的速度。而當時的 Slack Call 卻因為要與 Slack 整合而拖慢效能,自然也無法滿足原先喜愛 ScreenHero 的消費者。

第三點是他認為遠距工作者需要新的工具,因為既有的視訊會議系統,並沒辦法應付知識工作者在協作時所面臨的複雜環境。最後他也提到「分享螢幕很關鍵,但是只供瀏覽是不夠的」:既有的視訊會議軟體中,多數與會者只能被動地盯著螢幕的現況,他希望打破這個限制,讓每個與會者都能在共享的螢幕中同步表達自己的意見,無論是利用色筆圈選重點,或者是直接修改文字與程式碼,藉此增進團隊溝通的效率。

Jahanzeb Sherwani:既有的同步溝通工具不夠好,才迫使遠距工作者採取非同步方式協作

其實 Screen.so 是共同創辦人暨 CEO Jahanzeb Sherwani 第三度投入螢幕協作工具相關主題的創業。在 2008 年,開放第三方開發者上架 app 的 App Store 才剛上線不久,Jahanzeb Sherwani 就曾開發出 iTeleport 這個提供 iPhone 或 iPad 遠端操控電腦功能的 app,並從中獲得每年破百萬美元的營收。

Jahanzeb Sherwani 認為4,現在的遠距工作者會偏好非同步的協作方式,是因為既有的同步溝通工具不夠好。同步溝通不應該只侷限於影音聊天,更該提供同事間能一起腦力激盪並共同把事情完成的管道。因此他希望新推出的 Screen.so 打破實體的限制,讓分隔多地的遠距工作者也能享受共同工作的體驗,不僅更有生產力也更有趣。這麼一來許多畏懼非同步溝通會降低工作效率的公司,也就更有可能擁抱遠距工作的形式。

目前市面上除了 Screen.so 之外,也有 Tuple 和 USE Together 等擁有類似功能的螢幕共享工具,其中 Tuple 更號稱是三位創辦人在 ScreenHero 被 Slack 收購後,決定要打造「繼承 ScreenHero 遺志」的產品。另外,幾款整合開發環境(Integrated Development Environment,簡稱 IDE)如 Visual Studio Code 和 Atom,也有提供協作程式碼的功能,讓工程師也能直接在 IDE 中進行 Pair Programming。

自稱繼承 ScreenHero 「遺志」的螢幕協作工具 Tuple(圖片來源:Tuple 官網截圖)

因此若想從這小眾但競爭激烈的戰場中脫穎而出,除了持續修復程式的 bug 與提升效能之外,Jahanzeb Sherwani 也預計在 Screen.so 之中加入虛擬辦公室的功能,讓使用 Screen.so 協作的團隊成員直接在 Screen.so 內同步溝通並完成所有工作,省去在多個應用程式之間切換的麻煩。

對 Jahanzeb Sherwani 來說,最理想的螢幕協作工具應該要帶給人在同一個空間一起工作的感覺。即便是在線上約討論,「就應該跟在實體辦公室中,同事拍你肩膀詢問一樣自然。」5但他也坦言這功能在封閉測試時收到很兩極的評價。

同步 vs. 非同步,什麼才是遠距溝通的最佳方式?

我們在〈螢幕分享、一鍵通話,Tandem 讓遠距也像「跟同事面對面」〉就曾提到,知名專案管理軟體 Basecamp 的共同創辦人、同時也是經驗老道的遠距工作者 Jason Fried 就認為,遠距工作其實要「避免狀態顯示、拒絕同步、避開打擾」以及減少在辦公室被人拍肩打斷工作的狀況,「人們常常誤以為遠距工作,就是在線上模擬辦公室情境而已。」

而知名待辦事項軟體 Todoist 的開發商 Doist 的共同創辦人暨 CEO Amir Salihefendic,也擁有豐富的遠距工作經驗,他就提到「非同步溝通會為團隊的生產力帶來深遠影響,無論你的團隊是不是遠距工作。」6他覺得「目前過度強調即時溝通的文化,會讓工作者難以專注並榨乾他們的心智資源,導致他們在工作上無法做出有意義的進展。」

不過因為疫情的發展,致使許多企業與工作者被迫採用遠距工作的同時,人類社會也正在進行一次超大規模的遠距工作實驗,不僅能從中摸索出最適合個別組織的協作工具與遠距工作文化,也提供給像 Jahanzeb Sherwani 等遠距協作工具的開發者,嘗試並創造出新型態遠距協作工具的環境。


  1. Pair Programming 是一種敏捷軟體開發(agile)的方式,讓兩名軟體工程師在同一台電腦或同一個螢幕畫面上共同工作,一人負責寫程式,另一人則負責審查他所寫的程式碼。透過這種協作方式提升程式碼的品質。 ↩

  2. Show HN: Screen – screen sharing for remote work, by the cofounder of Screenhero  ↩

  3. Screen: Making WFH Work  ↩

  4. Jahanzeb Sherwani 的推特發文  ↩

  5. Prototype: Screen for Teams  ↩

  6. Asynchronous Communication: The Real Reason Remote Workers Are More Productive  ↩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 - 非商業性 - 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釋出
Previous

Miro:跟真的白板一樣好用的線上協作工具

《星箭廣播》54 集——數位極簡主義:來場科技大掃除吧!

Next

發表留言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